您好,欢迎访问深圳市勇泰企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咨询热线0755-22307916全国服务热线:136-8254-9364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香港税收征管制度简介(下)

发布日期:2019-07-03 15:21
  香港税收征管制度简介(下)
 
  上篇我们从征管法规、税务机构、税收征管三方面对香港的税收征管制度有了初步了解,下篇着重从税务审核和调查、争议解决与纳税人权利保护、逾期报税相关惩罚规定等方面以进一步介绍,最后初步探讨香港与内地在税收征管方面的区别,以资借鉴。
 
  01 税务审核和调查
 
  香港税务局实地审核及调查科(第四科)专责包括实地审核、税务调查、物业税查核等实地审核和调查工作,致力打击逃税和避税行为,以鼓励纳税人自愿遵守《税务条例》。为确定纳税人所填报的报税表准确无误,税务局会进行实地视察和查阅业务的会计记录,以核实法团及法团以外以外所申报的利润及提交的资料是否正确。由于案件持续时间普遍较长(如下表),短则6个月、长则超过3年,税务审核和调查的案件数量并不是很大,如2018-19年度仅有1802起(包括避税个案),且近几个年度基本维持同一水平。
  表.截至2019.3.31止12个月的税务审核和调查情况
 
  数据来源:香港税务局网站
 
  在2017-18年度,实地审核及调查科共有 17 组实地审核人员。其中有2组专责审查避税,该年度共完成审查208宗避税个案,合计征收补缴税款及罚款9.5亿港元。有5组调查人员专门负责对涉嫌逃税的纳税人进行深入调查,并施行惩罚(包括提出逃税监控),以打击逃税行为。
 
  在香港逃税是一项严重罪行,任何人士如果因逃税而被法庭定罪,最高可被判处3年监禁以及罚款;除必须承担法律后果之外,由于香港地方小而媒体发达,逃税个案极易引起全城热议而使当事人声誉扫地。为打击逃税,香港税务局在信息交换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例如,对内香港税局已经同银行方面达成永久合作,能够直接从银行账户中查看客户的真实交易情况,不如实申报行为将极易引起税局调查,从而更加精准、有效的打击逃税违法行为;对外在OECD《金融账户涉税信息自动交换标准》框架下,自2018年9月起,香港税务局首次与包括内地在内的其他辖区税务机构交换金融账户信息,对跨境逃税行为进行打击。
 
  02 争议解决与纳税人权利保护
 
  香港税务局注重通过协议来解决税额争议,体现出纳税人与税务机关之间的平等地位。“税务机关是服务机关”是其税收征管法中贯彻的基本理念。《税务条例》第64(3)条规定:“任何被评税的人如对就其作出的评税提出有效反对,而局长就该人可被评税的款项与该人达成协议……”。第68(1A) (b)条规定:“上诉人与局长可就上诉人可被评税的款额达成和解。”通过协议来解决税额争议,可见纳税人并不是处于听候处理的被动地位,而是完全处于主动地位,可申诉、上诉以及达成协议,纳税人与税务机关处于一种平等地位。可见香港税收征管极其重视对纳税人权利的保护,虽然这也是内地征管法近年来所表现出来的最突出进步,但仍然有很大差距。
 
  香港税制为纳税人提供的税收争议解决机制包括行政和司法两条途径。无论采取何种渠道,纳税人都能就有关税收的各种问题提出反对意见,其与税务局的税收争议都能得到法院或税务委员会公正、有效地解决。近年来对税收争议解决机制的修订更提高了纳税人利用法律途径解决税务争议的效率和便捷度。
 
  在跨境税收争议解决方面,香港的争议解决制度更为完善。香港税务局发出的有关跨境争议解决的解释性文件,结合了跨境争议解决与域内司法解决两种方式,为税收争议的解决提供明确指引。在法律条文的明确性方面,香港有关相互协商程序的规定以及对罚息、仲裁、补税或退税的时间等都有明确表述。法律的确定性和争议解决的公正有效性能为国际投资者提供完善的保护,是优化营商环境不可或缺的一环。
 
  香港税务局设置有投诉机制,纳税人可通过电话、致函等方式联络专设的投诉主任,税务局规定了投诉处理时限,但基于税务局的专业与高质服务,投诉个案非常少,例如2017-18年度为255宗、2018-19年度也仅有256宗,体现出纳税人对税务局的高满意度。与之对比强烈的则是评税反对,2017-18年度、2018-19年度税务局分别处理评税反对个案79,205宗、77,696宗,其中大部分反对是源于纳税人未提交报税表而税务局进行了估计评税,这类个案大多能依据其后税务局收到的报税表迅速解决;其他类别的反对个案则由纳税人与评税主任达成协议而和解,只有少数反对个案最终由局长作出决定。这说明,征纳双发的争议绝大多数在评税阶段即可得到解决,有力促进了纳税遵从。
 
  03 逾期报税相关惩罚规定
 
  虽然香港以税负低、只对来源于境内所得征税而形成香港典型的避税港地位,但与一般避税港不同的是,香港对税收违法行为的界定和处罚规定得十分清楚和完善。
 
  一般而言,当纳税人不按期缴税,一般会被征收5%附加费,若拖欠税款超过6个月,则会再被征收欠款总额的10%附加费。对于欠缴税款的个案,税务局会立即采取各种追讨行动,包括向欠缴税款纳税人的雇主、银行、债务人和代欠税纳税人保管金钱的人士发出追收税款通知书,以及在区域法院提出追税诉讼。此外,税务局局长亦可向区域法院法官,申请禁止欠税人离开香港;欠税人有权就法官的判决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诉。从税务局的年报数据看,2017-18年度发出征收5%附加费通知书为24.3万份、涉及欠税款2.73亿港元,后续发出征收10%附加费(即欠税6个月以上)通知书下降到约2万份、涉及欠税款1.46亿港元,说明大部分欠税个案在收到通知书后都能完成缴税工作。
 
  根据法律规定及精神,认定纳税人“蓄意逃税”的举证责任在税务局。如果税务机关掌握了某纳税人蓄意逃税的确凿证据,并且完全有把握在法庭审判时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该纳税人犯罪,税务机关方可以起诉该纳税人。事实上掌握蓄意逃税的证据难度极大,需要大量证据,在实践中很难做到,所以香港税务局每年起诉的纳税人仅几宗。
 
  04 与内地税收征管的区别
 
  香港回归后保留了其百多年来包括税收在内的经济运作和管理方式,使其成为相当完整的现代国际惯例的缩影,在税收征管方面与内地差异很大,综前所述,主要包括以下4个方面。
 
  1、税法制度。香港实行立法、司法与行政三权分立,在税法上体现为:一切税收立法权均由立法会掌握,所有的变动均需通过立法机关的审议通过才能生效,税务局不得自行发布红头文件颁布、修订或者解释税法,税务局对税收法律条文的解释性文件对纳税人和法院也不具有任何约束效力;纳税人与税务局发生争议,法院有权进行实体上的裁决。比较而言,内地税收法律体系除有一套复杂的税收实体法外,没有税收基本法,而征管法中则含有部分基本法和税务行政机关内部管理规定的内容,反映了税收体制注重征管的特色;税务机关几乎集税收立法、解释、执法和司法权限于一身,每年颁布的红头文件数不胜数,一定程度上造成税法不透明、变化不定和欠缺公正。
 
  2、税收执法。香港税务局除履行税务检查权外,税务官员与纳税人一般不见面,而通过电话、公文邮件往来。对应纳税额发生争议,纳税人除可以向指定法律性机构上诉获得裁决外,纳税人可与税务局经协商而达成和解。此外,香港税务局长获法律授权可“以罚代刑”(指处以罚款而不作刑事起诉)。内地税务系统也越来越注重税收执法规范,推进“放管服”改革,减少对纳税人的入户检查,但仍有较大的改进空间。
 
  3.申报缴税。申报制度的差异对税收遵从的影响非常显著。内地施行主动纳税申报制度,程序复杂但效率较高;香港实施通知申报纳税制度,程序简化但时间漫长。分别来看:
 
  内地税收程序较复杂,如企业所得税年度申报,须填写37张表单,但纳税人从申报到缴税均按时完成,效率较高;另外,纳税人申报责任重大,需要及时主动纳税,一旦忽略、遗忘、错过申报时限等,就会面临补缴税款并收取滞纳金等处罚。
 
  香港的通知申报与评税制度,与内地相比有两点显著不同,一是纳税人只需填写自己的各项收入和支出,不需要计算和填写应缴税额,应缴税额由税务局计算;二是如果申报或计算错误,只要由税务机关确认并更正,就不涉及处罚或滞纳金。这个过程实质上是征纳双方共同对申报的准确性负责,评税过程基本杜绝了错误纳税的可能,也极大减少了纳税人偷税漏税的机率和风险。
 
  4、违法惩处。由于征纳双方责任分配的差异,内地近年来“还责于纳税人”的理念逐渐形成共识,主动申报纳税制度下,申报纳税的责任都在纳税人方;香港则在通知申报纳税制度下,征纳双方共担申报责任,另外香港没有繁苛的发票管制制度。基于此,香港对税收违法者的惩处一般采取罚款形式,严重者如果追究刑事责任,判处监禁最高也在三年以下。内地则一旦纳税人忽略、遗忘、错过申报时限,就会面临滞纳金以及相应的处罚,刑法中涉税罪名众多,如伪造并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其惩治措施最高可判处死刑。
 
  总体而言,香港不仅有极具竞争力的税收法律制度,而且在税收征管和税务争议解决方面为纳税人提供了公平、有效的服务,香港税收作为国际营商平台吸引力的重要组成内容,对内地不断优化税收征管、改善税收营商环境,具有良好的借鉴和参加价值。文: peter  鹅民谈财税

技术支持:瑞呈新业瑞呈新业